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海鹰 > 394 覆灭

394 覆灭

不想错过《顶点小说》更新?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94】覆灭
  
      陵水县城外。
  
      一群人风驰电掣地奔进了街口,在一座中等规模的宅子前停了下来。跳下马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他随手丢下缰绳,也不管照料马匹的事,径直上前砰砰砰敲起了门。等到大门一开,他二话不说就直闯了进去。笑着对主位上脸色阴沉的中年人说:“大人,一切都安排好了,今晚就开船。”
  
      “都打探仔细了?还有,那船主是正经可靠人,没有盘问咱们的来历?”
  
      “您尽管放心,那是两个月前出海的船,不知道咱们这的事,而且船主是福州人士,挂靠在赵家商行下面做买卖,船上的货大部分都是普通的茶叶和瓷器,所以他虽说赚了不少,落入腰包的却不多,我许以丰厚的报酬,他自然答应了。我亲眼看着他集合了水手,又留下人在那儿看着。咱们的东西就在码头旁边,码头上都是自己人,现在出城赶过去,趁天黑连运东西带上船,决计来得及。咱们把班底全都带足了,那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到时候开到海上之后再威逼利诱,他必定会答应把咱们送到安南去!”
  
      虽说雷豹的话听起来一丝遗漏都没有,雷强还是有些踌躇不定。然而,想到突然到来刘烨和李历山,若是再不赶紧逃出国,那恐怕等着他的就是当头一刀了,随即站起身之后就点了点头。
  
      “好,你赶紧去安排一下,赶在日落前赶紧出城。李茂那个蠢货还想花钱打点,就让他这个知府为咱们拖延时间好了。码头又都是我们的人,正好能够走得悄无声息。待到明日一早老子早就跑远了……”
  
      入夜的码头一片寂静。天上厚厚的云层遮住了那一轮半大的月亮,寥寥几只火炬点缀在偌大的码头中,只照亮了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大多数的地儿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中。忽然,夜色中亮起了一团灯火,一明一暗晃了三次,旋即又归于沉寂。不多时,码头远处的一条船上也闪出了一团火花,却下下晃了个圆形。
  
      “大人,船上弟兄说一切安全。”
  
      “好,别耽搁了,走!”
  
      随着一阵沉重的步子声,在一盏灯笼微弱光芒的指引下,十几个担着大箱子的人迈着近乎整齐的步子,渐渐靠近了一条货船。大船上此时已经点起了两只火把,又搭上了跳板,船上只有影影绰绰几个人影。抵达船下的雷强看到这般情景,心里已是放下了最大一块石头,遂低声吩咐几个心腹先上船,把这些箱笼运上去。然而,就在这边刚刚上去五六个人时,他忽地听到身后传来几声枪响,顿时大惊失色。
  
      刹那间,刚刚还黑漆漆的码头上陡然之间亮起了处处火光,那刺眼的光芒晃得一众人睁不开眼睛。好半晌,半眯着眼睛的雷强方才看清赫然是冒着熊熊火光的火炬。他不禁怒从心头起,是哪个王八羔子走漏了消息!
  
      “雷大人,您可是让本官好找!”李历山缓缓走上前来,笑容可掬地抬手做了一个揖,这才收起笑脸说,“这么大半夜的,不在衙门休息,居然带着人运东西到了这里。您这是要出远门?眼下叛未平,你这么走了不好吧?”
  
      雷强在琼州横行多年,何尝有人敢用这种口气对自己说话,顿时怒不可遏。扫了一眼李历山身后那几十个亲随,他便冷笑道:“就这么几个鸟人,你就以为自个占尽了上风?这码头向来就是老子的地盘,老子做事向来有万全准备……来人!”
  
      这一声高喝,不远处立时应喝不断,夜色竟是有好些黑影围了上来。原以为十拿九稳的李历山见状自是心中大恐,他哪里想到雷强还留了一手,可刚刚满话已经说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强撑,此时连忙高声叫道:“不要后退,捉拿雷强,赏银百两!”
  
      “杀了这些狗东西,赏银千两!”
  
      这一比之下便是十倍的差额,两边士气顿时此消彼长。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候,倏忽间,就只见那条只有三两火把的大船上一下子变得灯火通明,船舷一侧赫然是几十个手持快枪的士兵。雷强又惊又怒,当就着火光认出那几个船舷边的人时,他的心一突然咯噔一跳。
  
      那赫然是文雅怡、李俊荷!
  
      李俊荷大笑道:“雷指挥使,你不是正在找我们么,今天我和文姐可是主动来了!”
  
      雷强大怒不止,恼羞成怒道:“都给我上,事成之后赏银万两,杀光他们!”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话音未来,周边的几条船上忽然也是火光大放,一支支的火把照亮了整个码头。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士兵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当先骑马的那人可不就是刘烨!雷强哪怕就是再傻也知道大势已去,颓然的长叹了一声便放弃了抵抗。
  
      第二天一大早,从睡梦中醒来的琼州百姓惊讶的现,骤然之间大街上满是服色整齐划一的军士横冲直撞,琼州的百姓们无不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惊惧,街头巷尾更是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当然不管是说什么总归都是些不好的猜测。
  
      不能不说他们猜得很准,当雷府附近住着的人们瞧见一大群军士气势汹汹地闯进去抄检拿人的时候,那种惊惧顿时变成了疑惑。眼睁睁地看着雷府大院里一箱又一箱的东西被搬出来,胆子稍微大一点的上前便打探两句,这得到的消息实在是令人震惊!
  
      琼州指挥使雷强里通海寇敛财无数,现在已经被左督师革职下狱,这下百姓们是有些半信半疑,前些日子虽说他们听说了琼州府琼山县被海盗劫掠的事,但那会儿个个都是当故事拿出来八卦的,哪里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更何况那时候报捷的时候这位指挥使还是在有功之臣的名录里,怎么才过了不到一个月他就成了大逆不道逆臣了?
  
      直到有几个箱子被军士们一把掀开,看到那些真金白银和宝石翡翠之类的东西,围观人群方才一时大哗。
  
      堂堂朝廷官员竟然sī通海寇!真是该死!该杀!
  
      于是,哪怕是那些原本对官兵横冲直撞颇为不满的读书人,这下子也紧紧闭上了嘴。情绪更jī烈一些的百姓更是对着被押送上车的雷强破口大骂。
  
      被一群军士粗暴地推上马车,雷强只觉得天都塌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回竟然是这么个结果。本来这回跑的匆忙,只带了真金白银走,那些古玩字画珠宝都丢下了,此时此刻眼睁睁看到官兵四处查操,他方才从心底深处感到一种恐慌。
  
      那些东西他就算不能全部认出来,却也认识不少。这其中只有一少部分是那些海盗的馈赠,更多的却是自己海上走sī和贩卖粮食赚回来的。他一个的指挥使一年的俸禄才多少,这些东西就算有十张嘴他也是说不清。
  
      直到马车行出了老远的距离,被四个军士牢牢看守着的他方才一个jī灵醒悟了过来,连忙厉声质问道:“本官是朝廷任命的琼州卫指挥使,你们想挟持本官到哪里去?”
  
      “挟持?”马车外头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雷大人大约脑袋糊涂了,咱们这是缉拿,和挟持可是毫无关联。”
  
      此时此刻,雷强什么也顾不上了,当下色厉内荏地说:“缉拿?笑话,李历山你不过是监察御史,又不是提醒按察司的人,你们有什么权力缉拿本官!而且就算是提醒按察司也没有权力管武官的事,要摘下本官的乌纱帽,得有皇上的圣旨,兵部的公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